基本上有兩種不同的基督教思想流派:亞里士多德-托馬斯派和奧古斯丁-弗朗西斯坎派。 亞里士多德-托馬斯主義學校教導說,這裡有動物供我們娛樂-它們沒有獨立的用途。 我們可以吃它們; 在實驗室中嚴刑拷打–我們認為生存所必需的一切。 大多數現代基督徒都擁護這種宗教形式。 然而,奧古斯丁-弗朗西斯卡納學校教導說,所有生物都是在上帝的父親之下的兄弟姐妹。 這種柏拉圖式的世界觀主要基於聖弗朗西斯的教,,完全符合素食主義者的觀點。 聖弗朗西斯(St. Francis)與所有創作都有著深厚的血緣關係,稱其為“兄弟”或“姐妹”,堅信一切事物都來自同一個創意來源。 他對動物界的偉大同情和尊重也體現在聖誕節期間(1223年)的熱情款待:
圖片
阿西西聖法蘭西斯
在聖誕節前夕,出於對上帝之子的敬畏,那天晚上聖母瑪利亞把瑪利亞放在牛和驢子之間的馬槽裡,任何有牛或驢子的人都要給它餵大量的精選飼料。 而且,在聖誕節那天,富人應向窮人提供最好的食物。

的確,聖弗朗西斯對創造的尊重似乎沒有界限。 據說他曾經從一條繁忙的道路上清除蠕蟲,並將其放在一邊,以免被人為擠死。 當老鼠在他吃飯時或他睡覺時在他的桌子上翻滾時,他認為這種干擾是“惡魔般的誘惑”,他耐心地克制住了,表明他對其他生物的同情心。 天主教百科全書對他的同情心發表評論:

聖弗朗西斯的同情禮物似乎比聖保羅的還要廣泛,因為我們沒有在偉大的使徒中找到對自然或動物的熱愛的證據……弗朗西斯對生物的熱愛不僅僅是柔和多情的後代性格。 它源於對上帝同在的深刻而持久的感覺。 對他來說,一切都是來自一位父親,而且都是真實的親戚……因此,他對同胞的深切個人責任感:是所有上帝被造物的慈愛朋友。

根據聖弗朗西斯所說,對動物缺乏同情心會導致對人類缺乏仁慈。 他說:“如果有人將上帝的任何生物排除在同情和憐憫的庇護所之外,那麼你們將有同樣對待他們的同胞的人,”他說。 這些明智的話在當今每年殺死數百億隻動物的現代世界中是正確的。 看來,對動物保持冷淡的態度確實可能是對每天將近十億人挨餓的事實漠不關心的根本原因。 1960年代,曾擔任倫敦動物福利天主教研究小組主席的羅勒(Basil Wrighton)牧師稱聖弗朗西斯(St. Francis)“從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基督教產生的最偉大的紳士”。 賴頓牧師本人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在當代動物權利運動出現之前幾十年,他就素食主義而反對動物實驗。 紐約的一位主教牧師阿爾文·哈特(Alvin Hart)牧師說:

許多格魯吉亞聖人以對動物的熱愛而著稱。 聖約翰·澤達茲內利(St. John Zedazneli)在偏僻的地方與熊交了朋友。 聖鹽迷了狼。 Garesja的St. David保護鹿和鳥類免受獵人的侵擾,並宣稱:“我堅信並崇拜的他會照顧並餵養所有這些他已出生的生物。” 早期的凱爾特聖徒也同樣喜歡動物。 公元5世紀和6世紀,愛爾蘭的聖徒威爾士,康沃爾和布列塔尼為他們的動物朋友付出了極大的痛苦,使他們康復並為他們祈禱。

所謂文明社會的許多異常現象之一就是某些人在合理地食用某些社會上可接受的肉類的同時又要保護動物的便利理由。 鄂圖曼·扎爾·阿杜什特·哈尼什*這樣說:

聽到有人談論人道主義,這是防止虐待兒童和動物的社會的成員,並且自稱是愛上帝的男人和女人,但是儘管如此,他們還是通過他們的讚助鼓勵了殺害動物的行為,這真是奇怪只是為了滿足食慾。

————- *奧斯曼·扎爾·阿杜什特·哈尼什(Ozman Zar-Adusht Ha'nish,1844-1936年)是宗教健康運動Mazdaznan的創始人,該運動的基礎是瑣羅亞斯德教徒和基督教徒的思想,特別關注呼吸運動,素食和身體文化。

資源: 瑜伽食品–滋養身體,心靈和靈魂

下載 免費的介紹 食品瑜伽介紹(手冊)PDF

點擊 食品瑜伽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