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有两种不同的基督教思想流派:亚里士多德-托马斯派和奥古斯丁-弗朗西斯坎派。 亚里士多德-托马斯主义学校教导说,这里有动物供我们娱乐-它们没有独立的用途。 我们可以吃它们; 在实验室中严刑拷打–我们认为生存所必需的一切。 大多数现代基督徒都拥护这种宗教形式。 然而,奥古斯丁-弗朗西斯卡纳学校教导说,所有生物都是在上帝的父亲之下的兄弟姐妹。 这种柏拉图式的世界观主要基于圣弗朗西斯的教,,完全符合素食主义者的观点。 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与所有创作都有着深厚的血缘关系,称其为“兄弟”或“姐妹”,坚信一切事物都来自同一个创意来源。 他对动物界的伟大同情和尊重也体现在圣诞节期间(1223年)的热情款待:
图片
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
在圣诞节前夕,出于对上帝之子的敬畏,那天晚上圣母玛利亚把玛利亚放在牛和驴子之间的马槽里,任何有牛或驴子的人都要给它喂大量的精选饲料。 而且,在圣诞节那天,富人应向穷人提供最好的食物。

的确,圣弗朗西斯对创造的尊重似乎没有界限。 据说他曾经从一条繁忙的道路上清除蠕虫,并将其放在一边,以免被人为挤死。 当老鼠在他吃饭时或他睡觉时在他的桌子上翻滚时,他认为这种干扰是“恶魔般的诱惑”,他耐心地克制住了,表明他对其他生物的同情心。 天主教百科全书对他的同情心发表评论:

圣弗朗西斯的同情礼物似乎比圣保罗的还要广泛,因为我们没有在伟大的使徒中找到对自然或动物的热爱的证据……弗朗西斯对生物的热爱不仅仅是柔和多情的后代性格。 它源于对上帝同在的深刻而持久的感觉。 对他而言,一切都是来自一位父亲,而且都是真实的亲戚……因此,他对同胞的深切个人责任感:是所有上帝被造物的慈爱朋友。

根据圣弗朗西斯所说,对动物缺乏同情心会导致对人类缺乏仁慈。 他说:“如果有人将上帝的任何生物排除在同情和怜悯的庇护所之外,那么你们将有同样对待他们的同胞的人,”他说。 这些明智的话在当今每年杀死数百亿只动物的现代世界中是正确的。 看来,对动物保持冷淡的态度确实可能是对每天将近十亿人类挨饿的事实漠不关心的根本原因。 1960年代担任伦敦动物保护天主教研究小组主席的罗勒(Basil Wrighton)牧师称圣弗朗西斯(St. Francis)“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基督教产生的最伟大的绅士”。 赖顿牧师本人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在当代动物权利运动出现之前几十年,他就素食主义而反对动物实验。 纽约的一位主教牧师阿尔文·哈特(Alvin Hart)牧师说:

许多格鲁吉亚圣人以对动物的热爱而著称。 圣约翰·泽达兹内利(St. John Zedazneli)在偏僻的地方与熊交了朋友。 圣盐迷了狼。 Garesja的St. David保护鹿和鸟类免受猎人的侵扰,并宣称:“我坚信并崇拜的他会照顾并喂养所有这些他已出生的生物。” 早期的凯尔特圣徒也同样喜欢动物。 公元5世纪和6世纪,爱尔兰的圣徒威尔士,康沃尔和布列塔尼为他们的动物朋友付出了极大的痛苦,使他们康复并为他们祈祷。

所谓文明社会的许多异常现象之一就是某些人在合理地食用某些社会上可接受的肉类的同时又要保护动物的便利理由。 鄂图曼·扎尔·阿杜什特·哈尼什*这样说:

听到有人谈论人道主义,这是防止虐待儿童和动物的社会的成员,并且自称是爱上帝的男人和女人,但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通过他们的赞助鼓励了杀害动物的行为,这真是奇怪只是为了满足食欲。

————- *奥斯曼·扎尔·阿杜什特·哈尼什(Ozman Zar-Adusht Ha'nish,1844-1936年)是宗教健康运动Mazdaznan的创始人,该运动的基础是琐罗亚斯德教徒和基督教徒的思想,特别关注呼吸运动,素食和身体文化。

来源: 瑜伽食品–滋养身体,心灵和灵魂

资料下载 免费的介绍 食品瑜伽介绍(手册)PDF

点击 食品瑜伽 网站